今天是:2024年06月24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物链芯产业
 
法规与政策物联网区块链芯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高新科技产业之声产业合作
区块链

中国元宇宙100人|草田链易小伟:打造全球第一条普及应用型公链

发布时间:2023-03-13 15:53:34 浏览次数:7604次

转自  元宇宙产业委MCC

文|王治国

圈内天然有一个认知,推动公链在中国的发展,是不被允许的,是冒天下之大韪的。从这个角度讲,上海黔易数据创始人易小伟致力于将草田链打造成中国版合规公链的种种努力,一开始会给人一种堂吉诃德战风车的不自量力感。

在易小伟看来,行业把国家打击非法发币与证券化活动,看成打压公链,进而把联盟链视为唯一救命稻草,但联盟链却用错了地方,迄今未产生大的价值,又让联盟链为行业发展不利背上黑锅。这种局面显得有点拧巴。

他说,前几年区块链与人工智能、大数据一样火,但后两个领域已然跑出很多瞪羚、独角兽与IPO上市公司,唯独区块链领域,没有一家。

何也?如何破题?也正因此,如果推动中国版公链可以作为一种尝试路径的话,又显得他的所作所为,弥足珍贵。

好信息是,由他牵头发起的《公有区块链建设运营规范》团体标准,已经于2023年2月正式发布。现在他正按照新的《国家标准管理办法》规定的程序,将之申报为国家标准。

对于加密圈交易所,他说,无论华资还是西方剩余的几个交易所,都会在这个熊市期间继续暴雷。早暴雷,加密圈早进入大牛市。

“中国元宇宙未来产业100人”访谈计划,本期我们对话草田链创始人易小伟,听他讲讲对行业现状的认识,他正在致力推动的事情、进展,以及他对草田链发展的期许。

草田链创始人易小伟

“中国元宇宙100人”访谈计划

指 导:

中国文化产业协会文化元宇宙专委会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

牵头平台:

元界、央链直播、河南省数字经济产业协会、超创者

联合发起:

元宇宙共识圈、商业认知研究院、寻一创投

一)

元界:请你简要介绍和解释一个你致力打造的合规公链是一个什么概念?

易小伟:我们的思路是发起一条去代币化、去证券化、去匿名化、去中心化的“四去”公链,在能确保区块链的真正价值——“无条件的天然信任”的条件下, 这一公链能在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全球各地,合法合规地运营与发展,实现业务场景的降本增效,助力Web3创新业务的落地与发展。

推崇联盟链的国内行业人士认为,去中心化在国内不被允许、不合规,属于乱来;推崇去中心化公链的加密圈人士认为,没有币就没有激励,这样的公链没有运营起来的逻辑,属于瞎扯,所以我们的思路属于在夹缝中生存与发展。

当然这属于误解或者说认识偏差。目前为止,除少部分人认为去中心化在国内不合规外,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法律条款、地方法规或监管部门的监管条例、官员讲话,有禁止去中心化的描述与暗示。

去中心化主要体现在,区块链业务执行过程的公共化,从而实现公开透明、自由参与,达到应用区块链“无条件的天然信任”价值,完全属于业务操作层面。

就像地铁、公园等公共交通或设施,任何一个合法公民都可以根据自身需求自由使用与出入,后续被禁止的担忧与逻辑是不存在的,这就是在我们身边习以为常的有去中心化意味的一幕。

时代在变化,公链像自媒体与网络直播等纳入监管,也是国家及各级政府倡导与鼓励的主要发展方向之一。

作为公链,肯定也有Token激励的才能运转起来,这个Token不会像ETH与BTC等虚拟货币那样被运营成具有货币化或证券化特征的产品,它就是一个按劳分配的价值凭证,既不像虚拟货币那样作为支付或结算工具,也不会有炒作属性。

它完全类似于建筑行业年终结账的凭证“白条”,所以可以在合法合规条件下,通过收益激励吸引各界机构与个人自愿参与公链建设与持续运营。

元界:到今天,区块链产业算发展到了什么阶段?你有什么直观评价?

易小伟:传统金融虽也是靠钱来赚钱,但多少会流入一些资金到实体领域,助力科学技术与社会民生发展,所以还不完全是一个零和游戏。前面十年,虚拟货币炒作暴富的效应实在太大,加密圈完全是零和游戏。短期看,接下来可能还是以零和博弈的炒作为主。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体业务,促进社会效率高效与进步,可能还需要时间。

只有新的投机场景出现,投机币圈的炒作资金才可能逐渐离场。如果这样,加密圈也会像十七世纪荷兰郁金香金融炒作一样,归零落幕。也不排除当前加密圈的零和炒作,作为一种新型、创新的赌博游戏,会像阿拉斯加与澳门传统赌博业一样,逐渐取代传统赌博业,与人类社会相伴相随一直持续下去。

在中国,联盟链被推崇,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前些年区块链与人工智能、大数据都很火,但人工智能与大数据领域都跑出了很多瞪羚、独角兽与IPO上市公司,区块链领域没有一家。

目前区块链技术公司,要不接政府、国企或央企的外包项目,要不接加密圈外包业务,而前者的买单,并不完全因为技术或项目的市场价值。换句话说,搞了这么多年,没有民企与个人愿意为区块链买单,这是这个行业特别尴尬的地方。

元界: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使然?

易小伟: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在于,国内区块链从业人员对政府监管的理解有偏差,譬如把国家打击非法发币与证券化活动,看成打压公链,进而把联盟链视为唯一救命稻草。

但把联盟链用在2B2C业务场景,就与普通的中心化IT系统或互联网应用,没有什么两样,这体现不了应用区块链的价值,也满足不了用户的信任需求,成了为区块链而区块链的产品或项目。花自己钱的个人与民企用户,很难为此掏钱买单,这又陷入一个两难境地。

其次,行业人员把区块链宣传成包治百病的良方,通过各种方式在大量不适用(起码当前阶段不适用)区块链的业务场景中,加以应用,并大肆宣传,最终结果适得其反。

本来大部人对区块链就不怎么理解,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尝试或观察,结果绝大部分区块链项目,与一个普通IT系统产品差不多,就无端消耗了市场与用户对区块链的期待与信心。

元界:联盟链没有存在价值,能成其为一个问题吗?

易小伟:每一种技术或相应的运营模式有价值,但用错地方,就难以发挥它的价值。

仅从名字上看,公链、联盟链已经很好定义了它们的业务适用范围:联盟链适用于联盟性质的机构之间的封闭业务,公链适用于面向公众的2B2C开放业务。遗憾的是当前国内行业理解对公链,谈“公链”色变,导致联盟链用错地方,区块链发展到今天,也因此让联盟链背锅,使之被误解为没什么价值。

另外,人们会将自己的真金白银存储在联盟链或私链上吗?数据被删除了怎么办?链的运营方不运营了怎么办?

二)

元界:那么草田链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易小伟:草田链首要解决的问题是能在国内合法合规运营与应用公链,实现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解决从0到1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一家实力雄厚、装修堂皇的高档餐厅宣传它的卫生如何如何好,但消费者还是半信半疑,因为餐饮卫生的维护过程与结果,对消费者来说,属于不可见的黑匣子,但消费者对一家普通的开放式厨房的餐厅,就可以建立天然的信任,因为其厨师的穿戴与仪容、食物烹饪与加工过程一直处于消费者的监督之下。

草田链在区块链行业致力于要实现的就是这种效果。草田链把执行过程公开、透明化,让任何机构或个人带着天然的信任,自由参与其中,这就是草田链或者说是所有公链梦寐以求的的核心价值。正是基于这个信任的获取,海外加密圈用户才有信心将上万上亿的资产转为虚拟资产存储在公链上。

具体讲一个应用场景,在公链上发行数字藏品/NFT有两种方案,一种是用完全遵循包含中国等绝大部分国家与地区监管的合规公链,譬如草田链,一种是发行在用其它虚拟货币作为Gas的公链上。第二种方案绕不开虚拟货币的交易,在中国大陆存在合规性风险,Gas本身也存在高波动性风险,不大适合普通业务场景应用。

草田链获得备案

元界:草田链如何营收?有什么模式?

易小伟:草田链就相当于一条收费的高速公路,需要各方贡献各自的才能与智力,持续运营维护与迭代升级。在此过程中,使用机构或个人需要消耗上链服务费Gas。当然,任何机构与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参与到草田链的品牌宣传、市场推广、技术维护与迭代研发中,而所收取的上链服务费Gas将按照“按劳分配”原则与各贡献方均享。

我们仅仅是发起方,并不是拥有方,草田链并不属于某一实体或联盟,它属于公众,所以分配也是按劳、按贡献分配。简单直白点说,草田链就是去代币化、去证券化、去匿名化的中国版“以太坊”,适用于需要解决信任问题的所有业务场景与潜在客户群体。

元界:在谋求合规的路上,你们做了什么?

易小伟:为消除理解偏差,促进合规公链的广泛应用,我牵头发起了《公有区块链建设运营规范》的团体标准,这一标志已经于2023年2月正式发布。现在我们正在按照新的《国家标准管理办法》程序规定,将之转为国家标准。成为国家标准后,我们将继续申报国际标准,助力中国标准和草田链走向海外。

三)

元界:合规公链有了以后,中国区块链能获得爆发式发展吗?

易小伟:区块链要有大的发展,不仅仅需要公链,还要有能在区块链上流通的资金流,实现链上支付、区块链支付。

中国互联网支付能力强大,应用场景丰富,为中国互联网发达程度高于包含欧美发达国家的所有其它国家,提供了注脚。海外加密圈红火,是因为海外公链上的Token全部被运营成货币,可以作为支付与结算工具,所以即便国内有公链,也还是远远不够的。

元界:公链做到合规,发币做区块链支付有望取得突破吗?

易小伟:从当前或近期看,发币肯定不可能实现,但不能说区块链支付就无解。基于当前的货币与支付监管政策,银行与有互联网支付牌照的三方支付机构是有可能去落地的。落地思路可以借鉴微信或支付宝钱包这样的综合钱包思路。去年年底,我与几家规模靠前的支付机构专门就这个思路会面聊过,应该有一定的可实现性。

元界:支付机构目前什么态度?

易小伟:很认同,但对区块链应用价值以及未来数字经济的发展前景理解深度普遍不够,对这块的商业前景看得不透彻,很难促使他们积极去推进。

目前市场只有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两家综合钱包,其它持有互联网支付牌照的三方支付机构,要落地综合钱包还得另向央行报备。在没看清巨大的市场机会的前提下,要花大的成本向央行报备的意愿可能不大。

比较乐观的一点是三方支付机构都在开发或正在筹划开发Web3钱包,虽然与区块链支付完全两回事,但也逐渐地深入到区块链与Web3这个领域。总会有一天他们会主动地推进区块链支付领域。

 

 

四)

元界:中国版公链潜在的市场主要在哪些方面?

易小伟:潜在的市场需求非常多,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作为底层基础设施支撑,助力元宇宙、Web3等创新产品的落地与应用发展,没有底层的公链支撑,元宇宙与Web3等是难以发展起来的,就算有一点小发展,都是属于畸形产品或业务。

前几天浙江省浦江人民法院判决一个数字藏品交易纠纷案例。在这一案例中,数字藏品发行方已经将数字藏品卖给用户,按照数字藏品或NFT的商品属性来说,此时数字藏品的控制权已经完全归属于用户,用户可以自由地支配该数字藏品并转赠,但因为发行方自身业务变更,导致用户无法将属于自己的数字藏品转赠给第三方,从而产生交易纠纷。结果用户输掉官司,要对第三方进行赔偿。

这样的数字藏品没发行在公链上,就属于Web3领域的畸形产品。如果发行在公链上,这样的产品或业务将助力Web3或数字藏品的健康发展。

二是传统行业借助区块链技术实现降本增效,这个降本增效不仅仅针对业务相关方,对政府监管业务同样可以达到这一目的。

举个例子,银行业有一个香饽饽的资金托管业务,这个业务对于监管部门来说,增加了不少监管成本与社会成本,譬如要向全社会征询并制定资金托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需要市场监督与审计;对资金托管平台来说,这要额外付出不少成本,否则在银行业也算不上香饽饽;对于资金用户来说,资金被托管到银行也不是百分百可靠,托管在银行的资金被挪用的新闻报道也不少见。

如果这样的业务转移到公链的智能合约上运行,监管部门会减少很多监管压力与成本,平台方会节省大量成本,对资金用户来说也是百分百的安全。

元界:现在国内智能合约的应用场景是怎么样的?

易小伟:当前市场上智能合约的宣传很多,但我个人看法,目前国内的基础条件还不具备真正智能合约执行条件,也就是说当前国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要达到用户信任期望,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要智能合约代码公开,该代码的执行过程也公开透明,这个需要公链才能支撑。要不用户凭什么信任执行的代码是否与公开的合约代码是一致的。

第二个条件是要有链上支付,目前国内不管是什么性质的链都还没实现链上支付。智能合约里面必须包含两个代码逻辑,即判断与执行。区块链上执行一般是进行资金的调拨,只有条件判断没有相应的结果执行,与实际生活中赢了官司但无法执行一样,也让智能合约失去了它应有的意义。

元界:用数字人民币实现你说的链上支付可行?

易小伟:前几年我们也期待基于数字人民币来探讨链上支付,但截止目前,数字人民币的技术资料,除了相关的专利描述以外,还没有公开。我咨询了解,要获取数字人民币的技术资料需要申请特别的许可,普通企业与个人短期内不太可能接触到。

再有,根据当前国内金融与支付监管政策,要实现链上支付,也绕不过互联网支付牌照,还希望有持牌的三方机构或银行来牵头,所以找三方机构先探讨数字化的人民币上链映射的可能性,更现实一点。

另外,向央行、银保监相关部门汇报在区块链支付方面的一些探索思路,也是需要和必要的。

五)

元界:你属于悲观派还是乐观派?

易小伟:个人性格属于乐观性格,对区块链的发展前景来说也是持乐观态度,一是区块链与Web3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是当前社会发展的趋势与未来的驱动力,再者在国内监管层面,从对P2P与虚拟货币的监管过程的深层次分析来看,监管部门还是非常有温度的,拥抱创新支持创新的。

当前中国区块链行业基本上是拿来主义,在行业的发展与引领上无任何话语权,但可以向互联网前辈学习与靠拢,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也是从0起步逐渐取得一些行业创新话语权与引领,与互联网主权一样捍卫区块链领域的主权大旗。我们不仅仅要让web3发生在中国,更要让中国的web3应用走向世界、引领世界,彰显中国影响力。

元界:你如何看待元宇宙和Web3的关系,以及接下来元宇宙的发展热度?

易小伟:非常看好这两个领域,其实算是同一个领域的两个层面,元宇宙可看作Web3交互与可视化的展现层,Web3是挑战传统互联网分配模式的内在层。

表面上看,Web3是用户要掌控自己数据的意识的觉醒,深层原因还是他们要分传统互联网平台一杯羹,获取经济层面的利益。互联网巨大的市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用户数。也就是平台市值是由全体用户贡献出来的,在之前的Web1与Web2时代,用户虽然免费使用了平台,但极个别的股东因为全体用户的合力贡献赚得盆满钵满,而用户一分未得,肯定会产生“打土豪分田地”的想法。打破这种局面,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路径。

当前快手、抖音、头条等互联网平台的创作者经济,已经算是Web3的萌芽, 这个经济模型只能算是传统互联网巨头在Web2末期看清形势的自我改良,但还不彻底。更彻底的优化需要用户拿起“公有区块链与链上支付”这两个有力武器,掌握自己的用户数据,才有话语权确定Web3时代的利益分配权益。

个人理解,两者不同的简单描述就是,Web3时代的用户不仅仅要求可以如Web2时代那样免费使用平台服务,还要参与平台增值部分的分润。元宇宙是Web3应用的交互模式与可视化展现,无法脱离于Web3作为独立的应用去发展的。

元宇宙相关的XR与全息技术可能还需要不算短的一段时间才能逐渐成熟,下半年后元宇宙的热度可能会有所下降。

元界:你如何评价币圈几大华商交易所?

易小伟:平时没对这块有过太多关注与思考,难以做出判断与评价,直观感觉,不管是华系还是欧美系的中心化交易所,都会在这个熊市期间继续暴雷。主要的几个交易所暴完后,完全去中心化将引发下一场加密圈大牛市。剩余的几个中心化交易所,早暴雷,加密圈早进入大牛市。

元界:你如何看待香港有关虚拟资产新政的价值、局限及潜在的影响?

易小伟:虚拟资产在香港合规化开展后,对推动香港本地就业岗位增加、大量资金流入促进的消费增加等是个好事,对面临在传统金融领域影响力与吸引力逐渐下降的香港来说价值非常大。赌博业可以支撑澳门繁荣与富足,加密经济也可成就香港作为亚太金融中心焕发第二春。

元界:你对草田链有什么期许?

易小伟:草田链所要做的,不仅仅是迎合监管。我们既要做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公链,更要站在高人肩膀上(基于以太坊)进行技术改造,打造一条在全球范围不被敌视、适应监管政策、可合规运营、适用于全球全业务应用场景的POS共识的价值公链。

比特币是全球第一条公链,以太坊是第一条应用型公链,目前的形势看草田链将会是第一条普及应用型公链。我们希望接过互联网前辈旗帜,在助力中国成为唯二有数字经济主权国家的道路上,贡献一份力量。

(作者系中移联元宇宙产业委副秘书长、中国文产协元宇宙专委会高级专家)

COPYRIGHT©1997-2017 ALL RIHG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物链芯工程技术研究院(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可信官网】
Email :328807352@qq.com   联系电话:13366570151       京ICP备19012045号-1 

中文域名:物链芯.中国  物链芯工程.中国  物链芯2030.中国  TC2017.org.cn  分布式存储.中国  分布式存储全球组织.中国

分布式存储学院.中国  分布式存储大学.中国  央链.中国     

 

扫一扫关注我们
随时了解我们的动态